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关于这届釜山,你应该知道的都在这里了张羽伟

2019-11-09 01:41:14  中煌娱乐网

闭幕式上的张艾嘉导演

闭幕式红毯上的张艾嘉与田壮壮

就在今晚,第22届釜山电影节拉下了帷幕。

今年是我第三次来到釜山电影节,像去年一样依然全程10天持续活动在现场,也见证了电影殿堂旁边的那条路从开幕的人潮拥挤,到闭幕前几日的冷清不堪。根据官方数据,今年的观众数字比去年增长了17%,但这一点其实我并没有感觉到。

吴宇森导演在釜山留下手印

唯一印象深刻的是,比起去年,今年在路上听到汉语的几率高了一些。无论是电影上映后的导演问答,还是路边擦身而过,或者公交和地铁里的人,偶遇华语电影人已经成为了一种日常。

周全导演的《西小河的夏天》获得KNN观众大奖

虽然官方在闭幕式当晚才会公开获奖名单,但今天上午就召开了闭幕记者会,所以获奖消息也很快传出。去年“新浪潮”单元两部中国电影入围并双双获奖。今年中国电影《西小河的夏天》和《在码头》也入围了这个单元,但只有《西小河的夏天》捧得了“KNN观众选择奖”。这一奖项奖金是2万美金,根据观众的投票分数选出”新浪潮”入围片中最受欢迎的作品,代表了电影节观众的取向。

《在码头》首映前舞台问候

《在码头》因为有贾樟柯监制,首映之前贾科长到场问候,场上反映热烈,几乎座无虚席。映后韩东导演的问答环节也有不少观众积极提问。

《第三次的杀人》是枝裕和与福山雅治Q&A现场

今年获得“新浪潮”奖的两部作品分别是韩影《负罪少女》与伊朗片《封锁》。在电影节闭幕的今天,我专门去刷了这两部片子,但说实话个人并不太喜欢,比起去年获奖的两部中国电影,今年这两部获奖作显得有点弱。也许与奥利弗·斯通担任“新浪潮”评审委员长有所关系,每年的获奖结果还是要看评审团成员的取向。

《负罪少女》剧照

韩国金义锡(音译)导演的《负罪少女》片长将近两小时,讲述了某女子高中一位女孩失踪后死亡,关于这一事故的责任追究、道德谴责的问题,其中不仅呈现了三位女生之间的同性情愫,还暴露了许多韩国社会的弊端,例如女子高中里男教师对女学生的性骚扰等。

这部电影似乎一直在准备抖一个大包袱,悬念设置得不错,但看到最后却好像有种戛然而止,故事没有讲完的感觉,这种未完成给人的感觉却并不是留白的余韵,而是作品本身缺乏完整性。好在女主全汝彬演技惊人,同性情感、打架以及自杀的场面都演绎得十分到位。

《封锁》剧照

伊朗Mohsen GHARAEI导演的《封锁》讲述了德黑兰的一名暴脾气城管充满问题和苦痛的生活,他想要买卡车,妻子却极力反对。这部电影台词极多,可以说是“话痨”式电影。密集的台词,十有八九都是在冲突和争吵的场面出现,再加上纪录片式的摄影手法,令人看起来有些疲倦。电影用冷峻的色调勾勒出了今日伊朗社会面临的一系列问题,例如主角城管的身份,他与街头商贩的冲突对于中国观众而言可能也是极其熟悉的部分。

李霄峰导演在APM颁奖礼

除了每年与电影节并行的亚洲电影学院(AFA),今年电影节新设了“釜山平台”(Platform Busan)项目,这是一个独立的课程项目,并不会像AFA一样要求参与者们在两周内合作拍短片,更多的在于听课和社交。参与这一平台的都是亚洲各国有志于从事电影的年轻人。如果说电影节展映单元的电影人是带着作品来的,那么这部分的年轻人则是带着电影梦来到釜山的,他们大多刚刚入行,不一定有什么掷地有声的作品。

官方会为他们组织许多大师课,比如今年贾樟柯的讲座“1997年vs2017年的贾樟柯”的主要观众就是这些年轻人,电影节的普通观众是无法入场的;另外,官方也会给他们提供与各国电影人相识,发展社交网络的机会,说白了就是各种派对与酒会。

10月17日晚"电影人之夜”酒会

说到酒会,在去年之前,电影节一直都有“中国之夜”,以及“CJ之夜”等以韩国发行公司为主的酒会。然而因为“限韩令”这两年的“中国之夜”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台湾之夜”、“香港之夜”,从前象征着华语电影人大聚会的派对,如今力量已经有所分散。而韩国发行公司酒会的消失,则是因为反腐倡廉的“金英兰法”的实施。

电影殿堂门口广场的申星一展览

针对电影节异常冷清的局面,去年张律导演在接受采访时说过,当时因为是第一年实施这个法案,所有人都很小心看眼色行事,生怕撞到枪口,于是韩国的电影人和媒体人连一起喝酒都很难。

韩国影评人许文永与中国导演贾樟柯

当然,这种局面也许会随着时间发展和法案的完善和修订有所改变。今年我参与了其中的一些酒会和聚会,和一些朋友们聊了聊。所以有得到一个感悟:釜山正在努力成为一个培养、发掘以及聚合亚洲电影新人的平台,比起其它电影节以展映为主的概念,釜山更致力于发挥它的纽带联系作用,促进区域内电影人的协作与发展。

文在寅总统参与釜山电影节

尽管近两年电影节仍没有摆脱它本身的问题,但比起去年,今年还是有了一些进步。文在寅总统也参与到了一些电影节活动中,做出了保障电影节独立性、自由性的承诺,这一点也使得韩国人对电影节的未来更有信心了。

文在寅总统与现场观众亲切握手

随着今晚电影节的闭幕,金东虎和姜受延两位电影节的最高层大咖将会主动离职,亚洲选片人、电影节创始人之一金志奭五月份在戛纳电影节溘然长逝,也令今年的釜山多了一份追慕缅怀故人的悲伤。

接下来谁将接替他们几人,则成了电影节向后发展的一个关键。今年的釜山有了一些复苏的迹象,但距离前几年的繁荣期仍有不小距离,因为韩国国内法案及政治现状也好,或是中韩国际关系也罢,在电影人的圈子里,艺术是无国界的,跨越,求同存异、和谐共同发展,才是众望所归。

电影节主场馆BIFF HILL旁,呼吁电影节独立性的年轻人们

釜山电影节依然占据着亚洲最大、最重要电影节的名号,但究竟何时它才能否名副其实地回归到几年之前的繁盛期状态,这就要等到明年10月才能见分晓了。

附:第22届釜山电影节获奖名单

新浪潮奖

《负罪少女》金义石(韩国)

《封锁》Mohsen Gharaei(伊朗)

志奭奖

《Malila: The Farewell Flower》Anucha BOONYAWATANA(泰国)

《羊之树》吉田大八(日本)

最佳纪录片奖

亚洲纪录片

《日本国 vs 泉南石绵村》原一男(日本)

韩国纪录片

《韶成里》朴培日(韩国)

善才奖(最佳短片奖)

亚洲短片

《Madonna》Sinung WINAHYOKO(印尼)

韩国短片

《大字报》KWAK Eunmi(韩国)

年度男演员

朴中焕(《Hit the Night》韩国)

年度女演员

全汝彬(《负罪少女》韩国)

KNN观众奖

《西小河的夏天》周全(中国)

BNK釜山银行奖

《脉冲》Stevie CRUZ-MARTIN(澳大利亚)

市民评论家奖

《脸》LEE Kanghyun(韩国)

Vision导演奖

《二月》KIM Joonghyun(韩国)

《Hit the Night》JEONG Gayoung(韩国)

CGV Arthouse发行奖

《小公女》全高云(韩国)

釜山影迷大奖

《自由人》Andreas HARTMANN(德国 日本)

亚洲电影促进联盟奖(FIPRESCI)

《二月》KIM Joonghyun(韩国)

国际影评人协会奖

《幸存的孩子》Shin Dongseok(韩国)

亚洲年度电影人奖

铃木清顺(日本)

韩国电影功劳奖

柏林电影节论坛执行委员长Christoph Terhechte(德国)

东莞定制衣服厂家

三防特种工作服

草绿色连衣裙

定做T恤

友情链接